AG体育
AG体育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动态 >   

About LONGGANG
 
 
 
 
 

传来消息!国内外都在加紧研制纸质、可降解口

  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生物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利用植物纤维、木质纤维设计,此款口罩的框架完全由植物纤维、木质纤维制成。这是第一款完全可以在加拿大本地采购并生产的N95口罩,并且这种“加拿大口罩”是可降解的。

  目前此款N95口罩与普通的N95口罩的模型正在卫生部门进行舒适度与渗透性的检测。专家说,疫情期间紧张局势的不断升级,使国际供应的医用口罩有中断的可能性,造成当地供应短缺。

  数以百万计的一次性口罩和手套对城市造成污染,并可能进入河流和海洋,我们迫切需要一种生物可降解的选择,以避免对环境造成更大的影响。目前此款口罩正在加拿大进行有序的扩展与生产中。其实国内的可降解口罩也已经研发出来了。

  国内首款可降解高效防护纸口罩诞生记。用食品级、高透气量的天然纤维素复合滤纸代替无纺布,用熔喷布或纳米纤维膜作为高效过滤

  件。作为一款高效防护可降解的产品,济南圣泉集团的“纸”口罩细菌过滤效率高达98.9%,通气阻力低于35Pa/c㎡,符合《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标准。

  这一款用纸做成的口罩来自于圣泉集团唐地源的一纸决策。唐地源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决策,不仅为圣泉集团口罩的发展找到了新的方向,甚至成了撬动口罩行业变革的“支点”。

  圣泉集团自1月22日,便在省市各级领导的要求下,全力生产口罩,保障疫情期间防疫物资供应,彼时日产已达百万。然而,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口罩都由聚丙烯材料制成,不易降解,而且口罩作为卫生防护品,难以回收再利用,带来很大的环保压力。

  圣泉集团对可降解材料有一定研究基础,如何利用既有优势快速破局?这成为了圣泉集团总裁唐地源思考的重中之重。

  3月的第一个星期一,唐地源召开了一次特别的会议。会议决定成立跨部门合作的可降解材料防护产品研发攻关小组,由集团技术副总裁亲任组长,加快研发可降解口罩。唐地源要求,技术攻关小组务必在3月底前定型产品技术方案,4月上旬完成产品生产方案,4月中旬形成量产。

  这是圣泉集团可降解一次性防护口罩走出的第一步。甚至连唐地源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一决策,不仅为圣泉集团口罩的发展找到了新的方向,也撬动了口罩行业的变革的“支点”。

  与时间赛跑的技术狂人。而创新谈何容易,虽然有技术积累,但仅确定材料这一项,攻关小组还是经历了数十次的尝试。“要保证高过滤、高透气、可降解、能医用,我们的任务目标是明确坚定的,” 可降解口罩技术负责人张安说,“不是让我们回答行与不行,是必须行,想尽一切办法,不惜巨大研发投入,必须实现目标。”

  终于在3月底,攻关小组选定天然纤维素复合滤纸作为口罩内、外层纺粘无纺布的替代材料。

  可是用哪一种纤维素复合滤纸才更合适?研发团队开始奔往全国,找寻可能符合要求的纤维素复合滤纸。

  为了加快研发进度,张安曾独自驱车450公里,凌晨3点出发,只身前往原料纸合作加工厂。“我必须和时间赛跑。在他们工厂8点生产线开车前到达现场,进行调试。”从早上8点到第二天凌晨,失败了十几次,每次失败都是实际的损失,反复优化工艺,完善方案,最终产品指标预期达成,纸张的医用级抗血液喷溅、抗水沾湿指标达标。“张安说。

  在可降解口罩产品开发的那段时间里,任务即是命令,十几个人连夜加班是家常便饭。“只想着能让可降解口罩产品尽早面世,其余的都放在脑后了。”历时一个半月的时间,可降解一次性防护纸口罩研制成功。在可降解口罩方面,圣泉集团走到了世界前列。

  不惜成本,不留遗憾。“在疫情发展背景下,圣泉集团是国内乃至全球第一个有意识地不惜成本研制并成功生产出符合医用行业使用标准的可降解一次性防护口罩的企业。”唐地源说。

  在口罩供不应求的环境下,唐地源果断决策部署,抽出5条生产线级熔喷布全力配合研发部门调试生产。每天仅研发测试的原材料成本至少一百万以上,这还不算因为无法生产口罩而造成的损失。

  先做事业,再做生意。这和圣泉集团始终秉承的理念有很大关系。“不惜代价、千方百计、不计回报。”在圣泉集团口罩生产的第一次调度会上,唐地源就用这三个词为圣泉集团口罩发展奠定了基调。

  好在付出过后,回报接踵而来。圣泉集团如今的一次性高效防护可降解“纸”口罩,细菌过滤效率高达98.9%,通气阻力约34Pa/c㎡。根据第三方机构——广州检验检测认证集团检测,完全符合YY/T 0969-2013的检测标准,YY/T 0969-2013标准即《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检测标准,其中对于检测口罩的滤阻效果、通气阻力、外观等都有明确的标准与要求。

  “我们的纸口罩不是市面上那些用纸冒充熔喷布做的无任何病菌及有害颗粒物防护效果的假防护口罩,而是用食品级、高透气量的天然纤维素复合滤纸代替无纺布,中间过滤

  后期还会用纳米纤维膜代替传统熔喷布,仅0.8-1平方克重的纳米纤维膜制备的平面口罩可实现与KN95、FFP2口罩(40克重熔喷布)同等过滤效率等级,而且口罩沾水后仍能实现细菌及PM2.5颗粒的高效过滤阻隔,口罩可降解率能够达到98%以上,更加环保。” 张安介绍,“相比传统无纺布口罩,可降解一次性防护口罩更加轻薄,透气性与亲肤性更好,夏天佩戴更舒适。”

  新冠疫情伴随着2020的钟声呼啸而来,又迅速地在全球蔓延。在这场流行病风暴中,口罩已成为抵御病毒侵袭最有力的武器。

  然而,突发的疫情使口罩的战略储备顷刻告罄,甚至是在医院也出现了口罩急缺的困境。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红塔仁恒挺身而出,迅速响应国家号召,投入疫情阻击战。2月5日,红塔仁恒成立了木浆口罩纸研发小组,并成功研发出了符合口罩纸国家标准的木浆口罩纸。

  疫情防控中用量最大的是一次性医用口罩,它的面体结构分为内、中、外三层,内层为亲肤材质(卫生纱布或无纺布),中层为隔离过滤层(口罩纸),外层为特殊材料抑菌层(无纺布)。

  其中作为隔离过滤层的口罩纸是口罩组成的关键部分,由具有透气、吸附功能的多孔纤维材料制作而成。当前国内口罩纸多采用PP、PET、PBT等高分子材料制作,但是以上合成纤维难以降解、回收,后续处理相对困难。

  出于对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追求,目前在一些发达国家已经开始使用可再生且廉价易得的植物纤维来制作口罩, 但是由于技术和成本的原因,国内纤维素口罩产业还处于空白状态。受木浆纤维自身性能的影响,原木浆抄造的纸张透气度和力学性能不能满足口罩纸的要求。

  经过大量的前期调研,我们采用溶剂法对木浆纤维进行改性处理,在改性过程中通过使纤维发生润胀、氢键弱化、结构松弛,使其抄造纸张的松厚性能和透气性能大大增加。同时,改性后纤维由扁平到圆润,纤维表面积、体积都变大,细小纤维也有少量的溶解或流失,纤维的长度更均一,这些都导致抄造纸张的柔韧性和力学强度也大幅提高,用溶剂法改性后的木浆纤维具备了制作口罩纸的可能。

  最终我们经过对改性纸浆纤维进行打浆处理后,成功制得木浆口罩纸。通过对比红塔仁恒木浆口罩纸抄片的性能和GB/T 22927-2008的相关参数标准,可以看出,改性后的红塔仁恒木浆口罩纸在松厚度、力学强度和透气度等全部各项指标均满足国家标准。

  当前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已取得阶段性胜利,但是国际疫情仍然处于复杂严峻的局面,疫情结束时间难以确定。同时也有专家指出下一波疫情将在11月份到来。种种迹象表明,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市场对口罩的持续需求不会消失。

  另一方面,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医疗垃圾,据相关机构推算,疫情期间全中国人民每天口罩的使用量为5.3亿只,但并不是所有的口罩都会得到妥善的处理。这些口罩不能降解也难以回收利用,给环境带来很大的压力。采用木浆制作口罩,不仅可以减少石化资源的使用,也符合人们对绿色环保理念的追求,木浆口罩作为防疫的“好战士”,将越来越多地走进我们的生活。

  寒冬终将过去,春暖花会再开,只要人人“有一分热,发一分光”,我们定会战胜疫情,渡过难关。红塔仁恒肩负央企的使命与责任,将在做好自身疫情防控的同时,持续创新、锐意进取,积极开发疫情防控相关产品,为疫情防卫狙击战贡献自己的力量。

  按时间进度来说,国产的全降解植物纤维口罩来得更快啊,中国人能吃苦,善于打硬仗这个优点,在这次疫情中间体现得很明显啊,到底谁的性能更优异呢,要PK一下才知道。

  看了半天,跟我们纸浆模塑行业有关系吗?当然有关系啦,现在的口罩带着是不是很憋气?有人就发明了球形口罩,先看看球形口罩长什么样吧,其实要是仔细的话,您刚才已经看过了就是上面这张图!

  玩笑归玩笑,纸浆模塑是基于植物纤维的,随着植物纤维技术的不断发展,能给造纸行业和纸浆模塑行业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机会,大家要多关注纳米植物纤维,可能给您的生意带来意想不到的机会。

AG体育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11-18 11:03  作者:AG体育

相关文章